在産業深度變革中力求掌握自主性

發布時間:2021-02-19 作者:集微網

【編者按】魔幻的2020年終于走完,期待已久的2021年如期而至。回顧2020,疫情深刻地影響了全球半導體産業的發展,更加劇了國際形勢的複雜變遷,自主可控、貿易保護主義、去全球化成爲關注焦點;與此同時,政策和資本持續加持,線上辦公/教育、新能源汽車等新興應用落地開花。在2021年到來之際,《集微網》特推出【2020-2021年度專題】,圍繞熱點話題、熱門技術和應用、重大事件等多維度梳理,爲上下遊企業提供參考鏡鑒。本期企業視角來自湖北芯擎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芯擎科技”)。

1.png


集微網報道 一系列變局正在觸發汽車産業鏈的新震蕩。一方面新能源汽車和智能汽車市場向好,國內外科技巨頭爭先恐後,紛紛重兵壓陣押注智能汽車領域;另一方面,汽車芯片缺貨愈演愈烈,導致全球多家整車廠部分車型處于停産狀態。隨著汽車智能化的不斷演進,加上全球芯片短缺問題日益凸顯,芯片保供成爲新的持久戰,中長期的國産化芯片替代方案逐漸變成國內汽車廠商的選擇,對國産芯片供應商來說迎來了絕佳的發展機遇。依托吉利集團和安謀的強大背景,湖北芯擎科技有限公司具備國際高度視野和中國“芯”的使命感,將如何在這一時代浪潮中中流擊水?

在産業深度變革中掌握自主性

厘清大勢,才能走得長遠。
2020年以來,在中美高科技競爭和半導體全球短缺的背景下,中國的半導體行業進入自主發展的蓬勃階段,就如同上世紀90年代的美國,半導體創業公司層出不窮,並且覆蓋了全産業鏈的各類産品技術,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競爭白熱化。
湖北芯擎科技有限公司CEO汪凱博士判斷,2021年將會延續這樣的趨勢,有三大值得注意的動向:一是中美兩國關于半導體政策的持續博弈,或會逐漸形成不同的技術或標准陣營;二是中國資本市場能否聚焦真正有技術産品和市場的企業,避免産生集體性的資本泡沫;三是中國自主技術突破和國際間合作的平衡。

而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實現全面控制和經濟複蘇的中國,不僅走出了疫情“陷阱”,更催化了一些新興和領先的下遊應用市場,實現了聚焦式的成長。

這將進一步激發産業鏈的重構。汪凱對此指出,一方面2020年全球新能源汽車産業逆勢得到發展,整個中國的新能源汽車産量占據全球的一半左右,前幾年産業鏈上催生了比亞迪、甯德時代等一批電池、電控巨頭。在2021年伴隨著新能源汽車産業的進一步發展,將會繼續催生出一批聚焦于新能源汽車、智能汽車的潛力芯片企業。同時,隨著自動駕駛産業的推進,國産造車新勢力和頭部汽車企業參與的半導體公司將會在這波産業變革中實現更快的發展。另一方面,疫情的持續對于人們日常工作、生活産生了不小的影響和改變,數據中心、人工智能、無人配送、醫療以及服務機器人等産業在疫情影響下反而得到了不小的成長。隨著這些産業的發展,也將進一步促進圍繞這些領域的國産核心芯片企業的發展。

在內外交織的因素影響下,供應鏈整合的熱門話題再次成爲“焦點”。“以整車制造企業爲例,汽車智能化越來越複雜,産量占比越來越大,質量要求越來越高,供應鏈體系的競爭力成爲車企核心競爭力之一,打造可靠而優質的供應鏈成爲衆多車企追求的目標。” 汪凱直言道。
實現這一目標,無疑提出了新的命題。汪凱認爲,不論是自研芯片的開發也好,複雜生態環境的搭建也好,以及自動化生産制造能力都必須掌握在國內車企自己手中,否則會導致供應鏈的危機以及技術方案更新換代的滯後,進而影響整個汽車産業鏈的健康持續發展。

軟硬件融合才是自研芯片基礎

無疑,2021年亦是汽車智能化和自動駕駛逐漸邁向成熟的新節點,技術的進階將進一步締造新價值。
汪凱提及,更看好傳感器融合、系統級封裝、第三代半導體和汽車域架構方面的技術突破和應用。
同時,新的技術需要與具體應用相結合,在這一波汽車技術革命的浪潮中,那些與具有自主研發能力的整車廠緊密深度配合的芯片企業往往能夠更好地理解汽車産業變革的節奏和需求。汪凱的看法是,汽車半導體公司應著力將這些新技術如汽車域架構、高性能計算、chiplet(芯粒)、感知融合、深度學習算法等應用于自己的芯片中,以提升汽車廠商整體芯片解決方案的競爭力,滿足汽車電動化、智能化、互聯化、自動化的需求。
顯然,這對汽車半導體廠商的要求亦“水漲船高”。汪凱強調,只有打通上下遊,根據客戶需求出發,找到通用芯片解決方案和專用設計的軟件,這種軟硬件整合才是打造自研芯片、實現超高數據處理效能的基礎。
面對全行業面臨晶圓代工産能告急、封測及芯片價格普漲、交期延長的現象,各大半導體設計企業如何各顯神通,以期拿到合適産能保證客戶不“斷糧”成爲頭等大事。汪凱對此很從容地說,目前國內市場上確實在芯片生産制造的主要環節都出現了所述問題,但仔細分析下來,産能瓶頸主要還是聚焦在40nm28nm等數字工藝,以及被長期廣泛應用的模擬工藝上;同時産能的緊缺大部分是發生在國內,而對于7nm5nm等先進工藝,由于芯片研發企業門檻高、産品投入大、技術能力要求高等原因,反而晶圓廠更歡迎有實力的先進芯片設計企業來進行合作。由于芯擎科技的第一代産品是7nm工藝的車規智能座艙芯片,在國內屬于首創和技術突破,目前還沒有遇到要與其他企業爭奪産能的狀況。
值得一提的是,作爲國內汽車高端處理器企業,芯擎科技的“主力”面向智能座艙、輔助駕駛系統和自動駕駛領域。正如汪凱所指,作爲國産高端車規處理器芯片,芯擎科技也會在邊緣服務器、工業自動化、無人配送、機器人領域得到應用,發揮芯片高可靠性、高算力、豐富的多媒體人機交互外設的特點,助力傳統行業的升級。

要有開放合作的心態和突破創新的勇氣

隨著國外技術封鎖愈來愈烈,國內半導體行業也意識到核心技術缺失的影響,不斷自發地加強投入力度,提升國産替代性。
而國産替代顯然是一場“長征”。汪凱指出,國産替代是一個熱門話題,切忌各地一哄而上和地方保護主義,造成人才和資源的重複投入和浪費。希望能關注産業梯隊的形成,資源的集中和政策性調配,突破地域性限制。同時,加大對行業人才培養和保留,尤其加快吸引國際高端人才的落地政策,做好保護工作。
伴隨著政策、資金、人才對半導體業的強力支持和傾斜,行業內一些炒概念、蹭熱點、盲目布局、項目爛尾等行業亂象也時不時爆出。汪凱對此表態說,半導體産業投資大、周期長、回報慢、風險高,且中國半導體領域起步晚,基礎薄弱,人才缺乏。希望國家或當地政府能有保證項目和産業發展的持續性政策支持,加強對半導體産業的整體布局。同時,堅持市場化運作、展開國際合作、熟悉産業規範、吸引專家隊伍,集中力量突破關鍵核心技術領域,以市場需求爲導向,做到産品量産化,將國內半導體公司做大做強。
當下的國際形勢波谲雲詭,而我國也強調要形成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在此環境下,國內半導體業如何進一步在開放合作中尋求發展和突破?
汪凯博士最后建议,国内的半导体项目大多由来自海内外的人才团队共同组建,在专业技术、测试仿真工具、产业供应链、行业法规标准等方面也离不开国际合作,国内半导体厂商要有開放合作的心態和突破創新的勇氣,进一步加强产业链的合作,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态体系。